每每下筆寫有關麻由的事情時,我便會有點害怕,因為總覺得寫得不夠好,不能闡述她整體的表現,或多或少無法貼切形容。儘管如此,我仍是希望記下來,因為這是我能為她做的一點事情,記錄她的演出,記錄她成長的一點一滴。任何人可以錯過,唯獨她是不可


  未來日記是一部無可置疑的爛作,但是,讓我感到慶幸的,是麻由的表現沒有跟著它往「爛」的深淵走去。記得很久以前,上野樹里塑造的瑠可非常成功,大家都非常喜歡她,就算《Last Friends》是狗血(註:不是爛劇哦),也無礙瑠可受歡迎程度。為什麼我會想起這段小插曲呢?因為「春奈」跟「瑠可」有微妙的相似之處。編劇和導演可以把劇搞爛,春奈卻沒跟著爛,成了整劇的最大亮點。


  「春奈」應該是編劇埋藏得最深的未來日記擁有者。所謂「深」者,是對她的背景沒詳敘述,卻賦於她別於其他幾位日記持有者的個性,讓她有一種神秘莫測的虛幻感。例如,當每個人都聽古崎的游說時,只有她一人敢提出異議:「為什麼要讓所有人幸福」,所以她才會得到宙斯的青睞,再被給予「未來日記」。

  不過,單從角色而論,「春奈」稍為比其他人特別,但依然是有那麼一點的空白和不夠立體。可是那樣不夠豐富的角色,麻由卻把她演活了,變得有血有肉。對世界的厭惡,還是對星野的愛幕,透過眼神、聲音、小動作便傳達出來,讓我們一同感受她內心的世界。這樣的演繹帶有一種深度,對角色進行了一定的揣摩,並把自己融入了當中,不會將演出流於表面,只用表情表達角色的喜怒哀樂,這便是演技。也許正是如此,劇組往後不斷提及麻由,即連部分觀眾也說非常期待麻由的演出。可是,我覺得那是麻由應有的水平。不論《女王的教室》、《白夜行》,還是我不喜歡的《霧之火》,麻由都明白角色的需要,然後注入生命力。



  話雖如此,我仍然要讚賞她,因為我看到了她的進步。如果說麻由擅長以細微之處去表現角色,那麼她最不擅長就是對聲音的控制。《白夜行》之後,麻由好像變得不知應該要如何控制聲音的變更,每每演繹激動的場面時,總是一下子跳出來似的,彷彿每個角色大多是一樣的,而且角色說話的語氣和腔調好像沒太大分別。即使表現尚好,聲音便是裡面最大的硬傷。既然我能察覺,作為本人不可能不發現。所以,才會有後來的《マイマイ新子》。我得《新子》的聲優嘗試對麻由的啟發很大,不然也不會有《未來日記》裡的進步。如果沒有下過苦功去掌握對聲音的運用,我相信「春奈」仍是會帶著昔日一樣的遺憾,故這一點是十分值得稱讚的。而麻由的水平之上的演出,讓我既高興又安慰,因為我認識的麻由回來了,漸漸走出昔日的瓶頸, 掌握回演繹角色的感覺。雖然還是比不上小時候,可是已經足以讓我寬慰了。我不知道麻由能回復多少,但心底裡對她有著無比堅定的信任,她是不會讓我失望很久的孩子。



  不知不覺間竟然寫了那麼多,但怎麼也覺得不足以描述麻由在整劇裡的「好」,仍是流於表面的敘述。不過,能把這篇拖了半年的系列給完成,仍是有點滿足,不用等到2013年還要牽記著這部《未來日記》。現在只欠30分鐘的MAKING沒看,過幾天找到能看藍光的機子,便真正跟這部爛劇告別了。明年,等著麻由的《桜、ふたたびの加奈子》,挑戰心臟的承受力。

    Kantsuki(寒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