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自己甚少在博客上提及一些敏感的話題,但這一天很特別,沒法不去記住。二十三年了,當我們指責別人篡改歷史的時候,其實我們也在做相同的事。今年,我因工作的關係沒法到維園,但是會在家裡亮起手機上的微光,抱著與大家相同的心情去悼念。這城市還能保障市民的自由到什麼時候呢?不知道,不過我能做的事情就是不忘歷史,不忘真相。


  今天在FACEBOOK上看到朋友分享了這些照片。在那裡八年,從不以那裡的學生為光榮。但當我看到這些照片時,才驚覺沒有這樣的學校,也沒有今天的我們,那裡所給予學生的是真正的教育,不單只為成績,也教導於我們作為人基本要有的知廉寡恥。這一刻,我真的「PROUD TO BE A STUDENT IN MKC」。


「六四前,香港有全球華人民主大遊行,學校有民主教育集會。牆上標語:民運前路遙遠艱巨,師生團結邁向民主。」

「解放軍開入北京城,局勢轉趨緊張。牆上標語:右:反對暴力鎮壓,左:支持北京學生。」


「六月九日,響應全港學校大罷課,抗議北京屠城,全體師生罷課一天,在禮堂集會,哀悼北京學運死難者。之後各班在課室自由討論此事件,最後返回禮堂,師生自由發表意見和感受。」

「學生臂纏黑紗及胸掛黑紙花,哀悼北京學運死難者。」


  最後,附上一篇由文學期刊《語絲》刊登的文章。

《語絲》六月號
 

作者:等待花開

───《肅秋》

http://www.facebook.com/thinkingofyusi/posts/31762238831982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ntsuki(寒月) 的頭像
Kantsuki(寒月)

Tsuki No Sora

Kantsuki(寒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akiyon
  • 我知道這個日子,還記得當年小時候看著電視播放的新聞畫面,背景悲悽的「歷史的傷口」音樂 ...

    願一切有在陽光下攤開的一天,在此之前我們要先把真相記住 ...
  • Kantsuki
  • 其實很悲哀,我一直擔心,這段歷史很快被淹埋,就算我們這一代記住了,下一代就算知道,也會被洗腦成「合理」。
  • akiyon
  • 在台灣也面臨同樣的悲哀,因為政治的對立和矛盾,提起這件事,總會被質疑立場。
    事實上已經開始了,有些年紀小的孩子們提到這段歷史,都開始用「雖然很慘烈遺憾,但是在當時的環境下為了維持安定,某些必要手段還是要採取」的說法來看待這段歷史。
  • Kantsuki
  • 那是最悲哀的想法,即意味著他們已經把這種滅絕人性的做法合理化,也是我最怕香港下一代也會變成這樣。想起近來發生的李旺陽事件,我愈來愈心寒。這是一個什麼的國度?
  • akiyon
  • 台灣是不會有這樣的想法,台灣的悲哀是在於越來越多孩子不知道有這麼一件事。
    我是以前碰過幾個內地孩子,聽到他們的想法是這樣,讓我很感慨。
    香港下一代 ... 我想也許有可能吧,因為畢竟現在的教育開始紮根了,短時間可能還沒有,但時間一長就很難說了 ...
  • Kantsuki
  • 唉,已經不奢望了,或者說有些就算知道事件,都已經被洗腦成「沒法子啊」這樣的輕歎。我見過一些人直接說沒死一人,那直接是洗腦成功的例子。

    長時間一定會,所以有些家長會從小就帶他們的孩子去參加維園的悼念,希望他們的良知不會被抹殺。
  • akiyon
  • 也有那種不要揭開傷口瘡疤的粉飾太平的說法 ...

    畢竟時代的傷痕在以後只會成為記載在書上的事件。
    我認為隨著時代的流轉,這是無法避免的,但在變成這樣之前,希望總有誠實面對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