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快到8月4日,麻由已經18歲了。回想2006年的3月,白夜行的小雪穗是我所有的起點,沒想過自己能對這個小女生會持續6年之久的喜愛。根據從前的經驗,我對一個人的喜愛僅維持三年,三年一到便會有新人代替。6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對我來說已經是非常不可思議,按照三年一換的定律,恐怕已經換到第三位了吧?(笑)
 


  說來慚愧,過去一年為麻由留下的筆墨很少,有朋友一度以為我不再喜歡麻由,我便搖搖頭笑說著:麻由永遠是「不動CENTRE」,其他人可以變更,只有她的位置不會變更,亦沒有更換的可能。「永遠」是很難實現的事情,世上太少人能用一生去愛護一個人。所以在第三年過後,我開始說:「現在仍喜歡麻由。」因為我不相信自己會持續太久,也許下一年,也許下一個月,也許到了下一天便不再喜歡。不把「永遠」宣之於口,不許下實現不了的諾言,那麼到不再喜歡的時候亦不算是自打嘴巴。可是這兩年我漸漸發現,說不定真的會喜歡這個女生直到生命的盡頭。我不知這份自信從何而來,只是感受到麻由在我心中地位之高,她,就是能讓我說出「永遠」的人。

  這一年最讓我高興的事莫過於麻由慢慢找回自己方向。雖然身在爛劇之中,可是自我的表現絲毫不爛,反而相當耀眼。我亦很久沒那麼興奮地注視她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偶而為一些劇情造型抓狂。麻由的種種牽動我的情緒,那時才有作為「麻由飯」的實感。
 
  此外,今年的麻由讓我強烈意識到「長大了」的事實,過去一直逃避的事情終於擺在眼前。朋友有時不禁問道:為什麼抗拒她的長大成人?那是自然而你也沒法阻止的事情。在我心中,「成長」意味與大人世界更為接近,大人的世界從來不是美好,不希望她被那個世界的價值綑綁。 
 
  再者年齡一上,身在藝能界的麻由能接觸的方向更多,我最害怕恐怕非寫真集莫屬。 回望與麻由年紀相約的女優,很多一到某年齡階段便紛紛推出個人寫真集。寫真集可不是拍幾張相片 便了事,或多或少存在「福利」的圖片,一想到別人會抱著不懷好意的目光去看待,我會禁不住抓狂。要是F家頭腦一熱,真的為麻由推出個人寫真集怎麼辦?我沒法阻止,只能任其自然地出版發行。

 

  近來,F家又忽然活躍起來,與免費雜誌聯合舉辦活動「FLaMme Girls Party」。根據5月大的告知,所謂的「FLaMme Girls Party」是要3個小女生跟幾十個大男人去握手的握手會。F家很少會有這樣的舉動,場上三人亦非偶像,這種偶像的被消費模式讓我心生害怕,不知他們是否認為這有助去提高人氣,從而培養一定數量的飯。如果第一次辦得成功,吃過甜頭豈會就此罷手。即使F家培育麻由的方針有點不一樣,很多時會讓她自由發展,但那時難保不拉她走一趟混水。我覺得女優並非偶像,不需要去靠特別的飯群去撐起什麼,本職是演員,把角色演演好、讓觀眾欣賞她的演出便足夠了,握手會什麼全然不需要。

  所以,「小孩」是最好的屏障,能把一切不必要的東西摒棄於外。更重要,麻由在我心中只是身高長了、模樣產生一點變化而已,初相識時的身影沒因時間而變得模糊。明明愛著不同階段的麻由,卻又擁有「不要長大」的想法。我承認對麻由的心情從不是落落大方,可以說是非常自私。不希望太多人注意她;不能接受合作的男星跟她有太親密的戲份和對方的飯的自我良好意淫;即使麻由表現不好,不捨得落下嚴苛的文字去批評。雖然是自私,卻是最真實的心情。

   無論如何,高高興興地為這個孩子慶生是要事,之後的煩惱就讓日後煩惱。

  麻由,生日快樂,依你所喜的方式走下去吧,我會繼續在彼岸支持你。


















最後,我愛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ntsuki(寒月) 的頭像
Kantsuki(寒月)

Tsuki No Sora

Kantsuki(寒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akiyon
  • 麻由生日快樂啊,雖然晚了一天了 ...

    「小孩」是最好的屏障,能把一切不必要的東西摒棄於外。
    這段話說的真是貼切 ... 我之所以抗拒麻由的長大,我想這也是原因之一吧。
    我覺得寒月不必為很少寫麻由的事而感到慚愧,我想寫再多也不代表在這條路上有多做了什麼,麻由帶給寒月的改變以及寒月因為麻由而做的改變和想法上的確立,僅只如此就很多很多了。
  • Kantsuki
  • AKI,抱歉這麼久才回覆,因為一直處於什麼也不想做的階段,所以很久都沒回這裡更新。

    自從喜歡上麻由,自身的確有很多很多的變化,唯獨沒怎樣為她留下文字。其實很多時想寫一點,但到下筆時卻好像一片空白,好像沒法用文字完全表達我對她的心情。不過怎麼也好,我始終希望能為她多寫一點。
  • akiyon
  • 寒月別勉強自己,想寫想更新再寫就好了啊。

    為麻由,寒月全面性地留下了很多,文字只是在這裡面佔的比重比較少了,但總不是沒有。
    我覺得確實文字無法完全表達,因為我在寫的時候也是這樣,就是感覺太多而無法盡述吧。
    寒月別在意寫的少,能寫多少、想到要怎麼寫的時候再下筆就好了,我也很期待寒月寫關於麻由的事啊,慢工出細活,每寫出一篇都很讓人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