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終於感到一點秋天的氣息,我特別喜歡那一點微涼,讓我的腦袋保持了一定程度的清醒,把這一段日子的渾噩感稍師吹散。忽地想起前兩天差一點就能在夢裡看到久違的麻由,然而終究適時地醒來了,那一刻有點茫然,只差那一點點而已,卻沒法見上一面。思念又再衝破枷鎖,把我的心臟弄得隱隱作痛。即使前幾天才看完她一個小小的訪問,卻好像並不滿足。

  這應該是一種病吧。一種只有不再喜歡她才會治好的病。可是,我覺得會是一輩子了。

  山高み下ゆく水の 下にのみ 流れて恋ひむ恋は死ぬと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ntsuki(寒月) 的頭像
Kantsuki(寒月)

Tsuki No Sora

Kantsuki(寒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