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ture

  第七集的氣氛變得沉重了,前六集仍是圍繞太妹的鬥爭,雖然激辣被刺,但中心仍沒涉及「現實」一環。畢業後的雕刻面對了很多在學園裡沒有的問題,母親的病是她不能置之不理,老鼠看中了這一點,於是就直接以「金錢」作為雕刻「背叛」馬路須加的補償。自古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加之老鼠先斬後奏的先行把錢匯給醫院,這使雕刻沒有多餘的考慮時間。想起了一篇以馬路須加作背景的同人文,裡面說到太妹畢業後亦要思考自己的未來,不能再像學生時期般那麼隨性而行。其實細心地一想,用在普通的學生身上也行:學生時代可以不顧後果、率性而行,但畢業以後卻不得不考慮各式各樣的事情,而雕刻面對的問題很相似,人也很難為了友情而捨棄親情。故她的情況給予我很大的感觸,自己雖非要在什麼事情上要做二選一的抉擇,但「人長大了就會遇到很多事」的感受我是深深地明白。


文章標籤

Kantsuki(寒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